红运市快三开奖结果查询:第六卷時光之鑰:天國的克羅米 第742章 最痛苦的領悟

小貼士: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,永久vip無縫瀏覽章節錯誤/點此舉報
    被割裂的靈魂沒有資格悲傷,阿爾薩斯屹立大地之上。

    身前是鮮衣怒馬夾道的歡迎,身后是移動天災不滅的死亡

    厚重的盔甲遮擋了王子殿下蒼白的皮膚,人群中小聲嘀咕的是未來新王如雪的長發。

    耐奧祖的話語似恩賜又似嘲諷,它要阿爾薩斯王子盡情享受洛丹倫賜予他的榮光與輝煌。

    穿過夾道歡迎的民宗,越過洛丹倫宏偉的城墻,阿爾薩斯踏上王國大道,目之盡頭矗立著一座約五人高的黑曜石雕像。

    翻越記憶,未有所得,大概是新造吧。

    翻身下馬,飽受死亡騎士靈氣侵蝕的戰馬一個踉蹌前蹄跪地,圍觀人群中發出一陣騷動一輪聲,阿爾薩斯對此置若罔聞。

    十勝石碑……

    居然是為阿爾薩斯歌功頌德的十勝石雕像。

    一眼掃過,上面記載著阿爾薩斯加入白銀之手騎士團后參與的十場戰斗。

    阿爾薩斯伸手摸了摸漆黑的碑體,無言的離開。

    踏入王宮,越過吊橋,進入內廷,覲見國王。

    即使靈魂被霜之哀傷囚禁,意識被巫妖王支配,阿爾薩斯的憤怒依然無法遏制的噴涌而出。

    “吾兒,你回來了?!?br />
    泰瑞納斯狀若枯槁的說道。

    按照巫妖王的計劃,在此時此地,阿爾薩斯應當先走流程繼位為王,利用到手的王國權利抹消卡洛斯與銀色黎明大肆清剿造成的損失,再發動亡靈天災席卷大地。

    然而阿爾薩斯不能忍受。

    不能忍受王座上那個鬼東西如此折磨自己的父親。

    在死亡騎士阿爾薩斯眼中,王座之上的泰瑞納斯,不過是一個畸形的牢籠,用暗影與血肉鑄造的牢籠,他父親的靈魂被囚禁其中發出痛苦的悲鳴。

    于是,阿爾薩斯拔出了霜之哀傷,走上前,捅進去。

    “父親,我回來了?!?br />
    阿爾薩斯輕聲說道。

    王政廳內,驚呼聲化作慘厲的嘶鳴。

    雖然詛咒神教掌控泰瑞納斯的遺體時間不會太長,但是在源自燃燒軍團的惡魔法術面前,半數的王室衛隊已經被腐化。

    對耐奧祖來說,洛丹倫的達官顯貴們只是用過就能丟棄的小型可燃垃圾,雖然阿爾薩斯自作主張破壞了原本的計劃。

    卻也不礙大局。

    甚至令巫妖王覺得這是一出好戲。

    阿爾薩斯對于發生在身邊的屠殺似乎毫無知覺,他轉身將泰瑞納斯的空殼軀體掃落一旁,自己坐上王座,漠視著這一切的發生。

    只是湛藍的眼眸內,翻涌的魔力隱約顯示了阿爾薩斯的內心并不平靜。

    霜之哀傷成為了泰瑞納斯靈魂新的囚籠。

    在無盡的黑暗當中,泰瑞納斯不再遭受折磨的靈魂獲得了短暫的喘息。

    還未來得及整理思緒,泰瑞納斯突然被人從身后抱住。

    “父親,對不起?!?br />
    當泰瑞納斯轉過身你想要尋找在自己耳邊低語的人影,卻已經身處無盡的冰原。

    見父親一面,已經是阿爾薩斯能夠隱瞞巫妖王的極限。

    王子不能做的更多。

    這就是英雄的代價嗎?

    艾露恩,這就是英雄必須承受的苦難嗎?

    當王政廳出去臣服于巫妖王的傀儡再無活人時,阿爾薩斯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巫妖王下達了新的指令————摧毀這座城市,然后統治它的灰燼。

    “你還不行動嗎?”

    梅里.冬風好奇的問道。

    哪怕隔著數里地兒,老骷髏法師也能嗅出阿爾薩斯王子一行人身上不對勁兒的味兒。

    那是亡靈法術遺留下的味道。

    阿爾薩斯已經進入了王國,王宮外的圍觀百姓已經開始散場找樂子去了,但是卡洛斯依然毫無動作。

    這令梅里.冬風產生了好奇的心理。

    “我救不了所有人?!?br />
    當梅里.冬風以為卡洛斯不想和自己說話的時候,卡洛斯他就是做出了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察覺的太晚了,曾經假設為助力的王室衛隊已經變成了敵人,敵我力量對比出現了巨大的變化,我必須等待?!?br />
    “等待什么?”

    梅里.冬風心里有所猜測,但還是問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等待人民站在我這邊,等待一個合適的出場時機?!?br />
    “你們玩政治的可真是虛偽啊?!?br />
    梅里.冬風這一句嘲諷發自真心出自實意。

    幾乎見證了整個人類帝國從興起到崩潰的老法師,哪里不明白卡洛斯的潛臺詞。

    雖然梅里.冬風明白卡洛斯的選擇在事務性上具有無可反駁的正確,但是或許是想起了以前自己那些不得不做出艱難決定,他還是對卡洛斯進行了語言上的諷刺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你的這個決定,會死多少人嗎?”

    梅里.冬風反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救不了所有人?!?br />
    卡洛斯重復了這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就用你無敵的圣光想想辦法??!”

    卡洛斯轉頭望向梅里.冬風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發生了什么?!?br />
    “我也知道會發生什么?!?br />
    卡洛斯不言不語,只是看著梅里.冬風。

    就這么玩了一會兒干瞪眼,梅里.冬風似乎品過味兒來。

    “發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老法師重新問了一次。

    這時,一束詭異的煙花升空,赤紅色的煙霧在洛丹倫城的上空久久不散。

    卡洛斯對梅里.冬風鄭重的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“感謝您的幫助,現在可以撤銷屏蔽了?!?br />
    “看來你準備好了?!?br />
    “替我向艾格文女士以及麥德安問好?!?br />
    “有機會吧……麥德安是誰?”

    卡洛斯眼中閃過一絲詫異,但是情況不允許他再多問。

    逆人潮而動,卡洛斯告別梅里.冬風,站到了曾經無數次立足的皇家廣場。

    如同之前的阿爾薩斯一般,卡洛斯看了一眼十勝石雕像,口中發出一聲輕呵,然后無視。

    解開風衣,卡洛斯取下背負身后的奧金斧,踏上了征戰的旅程。

    戰士的浪漫……

    少年夢開始的武器……

    也是最佳的選擇。

    從法琳娜的記憶中,卡洛斯知道自己將面對什么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見了,卡洛斯?!?br />
    “是啊,好久不見,比格拉斯大叔?!?br />
    三十七道身影從宮墻內走出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見了,卡洛斯少將?!?br />
    “好久不見,中尉?!?br />
    “好久不見了,將軍?!?br />
    “我現在已經是元帥了?!?br />
    “向您致敬?!?br />
    “很高興再次見到你?!?br />
    看著一張張熟悉的面容,卡洛斯的嘴角在笑,淚在飆。

    茍曰的耐奧祖得到了古爾丹的戰爭遺產,那些被俘虜將士或是偷到走的尸體,那些被轉化成死亡騎士的聯盟老人,那些與卡洛斯一起經歷了整個戰爭年代的朋友們,以亡靈的身份再次出現在了卡洛斯的視野當中。

    “對不起啊卡洛斯,給你添麻煩了?!?br />
    比格拉斯.托爾貝恩不無遺憾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個我看不清臉的是?”

    卡洛斯突然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在下里拉斯.風行者,人類的元帥閣下,如果可以,請在此地斬殺我,感激不盡?!?br />
    “你姐姐找了你兩個星球?!?br />
    比格拉斯.托爾貝恩用劍鞘砸了咂地,無奈的說道:“閑聊結束了吧,卡洛斯,主人不高興了?!?br />
    當拔出符文劍后,比格拉斯又追加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如果可以,也請讓我死得徹底?!?br />
    
上一頁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 下一頁

红运快三开奖的走势 www.kywkgv.com.cn 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