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运快三开奖结果跨度:正文 第十一章 流光夜火(2)

小貼士: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,永久vip無縫瀏覽章節錯誤/點此舉報
    抬起手,雙腕間還有一把看不見的噬心鎖。

    這兩個月來可沒少吃這玩意的苦頭,跟著唐燚學習術法自然是要頻頻觸動到它的。而唐燚也無法將它取下,最多只能是封印削減了它的法力而已,使自己受制于它的情況盡量減少。

    而自己在這段時間里也練就了一身忍痛的本領,畢竟經歷了那么多事情,皮肉上的再痛,又怎能抵得過心里那千瘡百孔的痛呢?

    司徒瀾當真是好狠啊,給一個魔族之人套上噬心鎖,那無異于是把天使的翅給斬斷了吧。天使斷翅,世人都會覺得心疼不舍,魔獸上鎖,卻好像是天經地義。

    可是有誰曾想過嗎?無論是天使還在魔獸,不都是生靈嗎?不都有它存在的意義嗎?什么又是人間的標桿,來評量出何為好,何為壞呢?呵呵……

    當夏幕再次站在月芽云間的山腳下,混在一群新晉入門的修士中,內心卻無太多波瀾,之前在這里生活的日子已恍若隔世。

    周圍站立的新人都在嘰嘰喳喳且又興奮地議論暢想著美好的藍圖,甚至許多人誓要闖出一番天地。

    唯有夏幕一人沉默不語,對一個生命只剩下不到三人月的人來說,是沒有未來的。

    “都安靜了?!閉謖饈?,有人喊道。夏幕認出來,他是司徒明座下的弟子,只是不記得他叫什么名字了。

    但她卻一眼望見了他身后走出來的另一個人,正是司徒莫軒,只見他還是一身月芽云間的標準校服發飾,從容地站上了前方的高臺處,說道:“各位都是經過選拔后,方能進入我月芽云間的優秀之人。今日且入住客舍休息,明早辰時將舉行入門儀典!稍后將由我派入室弟子將大家領往客舍?!?br />
    夏幕不聲不響,盡可能讓自己平凡得不能再平凡。跟隨著人群走向客舍方向,但還是忍不住回頭多看了司徒莫軒兩眼,不知道司徒湘玲如何了?畢竟當初她確實是被自己重傷,生死未卜。說起來,還是自己虧欠她了。

    但她又自認為還是一個恩怨分明的人,因此她對司徒莫軒幾人并無太多恨意。冤有頭、債有主……

    當夏幕再次站在客舍外的時候,不禁冷笑了一聲,哼!居然又是這里。但她又發現自己曾經住過的那一間,卻是大門緊閉,沒人進去,于是便恭敬地向身旁的女修行禮問道:“敢問師姐,為何那一間無人入???”

    “嗯?哦,那間被門主加了結界,無人能進去?!閉馕慌摶彩歉齪盟禱暗娜?,還解釋道:“那間屋子之前住過一個魔女,因此也沒人愿意再住進去,而門主也用結界直接將它圍住了,現在誰也進不去?!?br />
    “呵……原來如此?!蹦」牡胤?,都沒人敢進了是嗎?若是他們知道此時身邊就站著那個魔女,不知道會有什么樣的反應,還真是想看看呢。

    “你叫殷果是嗎?”那女修拿著名冊問道。

    “嗯?嗯,正是?!畢哪徊畹閫橇俗約旱男旅幀蜆?,已經根深蒂種了那么多的因,且來看自己究竟能拿回什么果了。

    “好的,那你們幾人便好生休息,酉時統一到余味堂用晚飯?!蹦敲藜絳檔?。

    “謝謝師姐?!畢哪凰嬤諦陸摶煌乩竦?。

    這次倒是沒有被特殊照顧,因此四人一間房。其他三人倒是很熱情很興奮,也有主動找夏幕聊天的。

    但她總是不冷不熱的態度,未免讓人覺得有些孤傲和高冷了,因此那三人自然地抱成了團聊到了一塊,將夏幕排除在外,但她并不介意。

    這一次來此,她沒有任何期待,只有一件事情必須要完成,就是找到那一晚殺害小風和雨點他們的兇手,以及這幕后主使的人——司徒瀾。

    如果這個世界已沒有公道可言,那夏幕覺得自己其實已經不介意以暴制暴。殺了他們,為那些無辜枉死的人報仇,而自己反正活不過三個月了,已經無所畏懼。

    但在若大的月芽云間找一個人并不容易,她只是記得那張臉,具體那人是哪座主峰下的弟子、叫什么名字,完全一無所知,猶如茫茫大海撈針,全憑運氣。

    要殺司徒瀾就更是難上加難,且不說他的修為與自己根本是云泥之別,就現在的身份,想接近他,怕都是不容易的事情了,所以,一切都還需要仔細籌謀。

    第二日辰時,月芽云間準時舉行了恢宏大氣的新晉入門弟子們的拜師儀典,但司徒瀾并未出席,而是司徒淵代為主講。散場后聽說那位門主又去閉關了。

    啊西吧!夏幕不自覺地臉部又抽動了一下。那個男人的人生里,是不是有一半時間都拿來閉關的呀,真是充滿了好奇想看一眼他到底怎么閉關的。

    不多時日,夏幕在月芽云間已經混了七天。盡管處處留意,卻還是沒有見到那晚的兇手,司徒瀾更是沒有機會能接觸到,這讓夏幕有點心生焦慮。不過唯一慶幸的是,她終于遠遠看見又活蹦亂跳的司徒湘玲了,這讓她的愧疚感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這夜,夏幕決定夜里出去探探,用迷香將同房的另外三人都迷暈了,便換上了夜行衣出門行動。因為除了自己的使命,她還答應了唐燚一件事——便是替司徒晚空拿回長安。

    第一站自然是臨月峰的圣女祠,十有八九長安會被放回那里吧,夏幕是這么想的。

    一路順利地避開了所有的巡邏修士,又來到了那棵?;ㄊ饗?。心中是感慨萬分的,無論外面發生了什么,它還是這么蓬勃地生長在這里,花自飄零。曾經在這樹下,也是有過一段美好情緣與回憶的,只是現在想起來,當時越美好,現在就越痛心越諷刺。那時他親吻的是自己,可是透過自己深情看著的,又是誰呢?

    小心地進入了圣女祠的結界,還好,這結界似乎還是認識自己的,沒有將自己阻攔在外。

    依舊無風且無聲,走進了圣女祠中,夏幕四處尋遍了,卻沒有發現長安的蹤影,難道司徒瀾沒有將本該屬于司徒晚空的東西放回來嗎?不該呀!

    正在此時,忽然聽到外面大門響起的聲音,有人來了?夏幕趕緊閃進了其中一間房里的屏風后面。

    雖然到處是一團烏漆麻黑,但不用看也不用想,來人定是司徒瀾,別人可進不來這圣女祠的結界。只是這大晚上的,他來做什么?又是來憑吊司徒晚空的嗎?哼!但不知為何,心中卻泛起陣陣酸楚。

    強壓下那莫名的難受,夏幕心中自嘲道:可笑!時至今日還不能分清楚自己與那司徒晚空之間的差別嗎?又有什么好難過的。

    司徒瀾在圣女祠的院子里來回踱著,遲遲未進門,卻也一直沒有要離開的意思。

    這讓夏幕很是頭疼,難道他一晚上都要待在這里嗎?那接下來自己不是很麻煩。

    就這樣,兩人一個在門里,一個在院里,各自駐立良久。

    好半天后,夏幕終于聽到了門開門關的聲音。又過了一會,才敢輕輕把房門打開,探出一個腦袋來,還好,院里已經沒人了。

    這么長時間不見,如今好不容易遇上,卻又不能相見。不過不相見也好,倘若等自己找出來了那個兇手,待再相見之時,必然就是你死我活了。

    走出了圣女祠的結界后,夏幕快步向客舍走去,正路過那棵?;ㄊ髦?,忽然一陣冷風從自己耳邊刮過。如今她已不是那個只知道站在那里等死的女人了,警覺地向旁邊一閃,躲開了那一道氣流。

    一回頭,卻見司徒瀾正一襲白衣勝雪,負手立于自己身后不遠處,他還是那樣面無表情,一臉深沉,被嚇得本能往后退出幾步。

    媽的!丟人!

    不是來找他算賬的嗎?這一見面就往后退是什么鬼!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?”司徒瀾沉聲問道。

    打嗎?這樣正面相對,自己肯定打不過!跑吧?可是就自己這樣才練了兩個月的輕功,能跑贏嗎?

    真他媽的倒霉??!夏幕想著無論今夜遇到誰,其實都還是有信心要么一戰,要么躲過的,沒想到偏偏遇到的是司徒瀾。這可要如何是好!

    “我是新來的?你又是誰?”思來想去,只能裝傻!這些天這位門主大人都沒有在這些新弟子面前露過臉,因此自己肯定也要裝做不認識他才行。

    “在此何事?”司徒瀾復又問道。

    “關你什么事!”說罷轉身就準備走。盡管很努力地壓制自己的內心,但不知道為什么,一見到司徒瀾,心里就發怵,就是想跑,這是條件反射。

    “啊喲!”可剛一抬腳,就被絆倒摔在了地上,低頭一看,腳下居被一道金光纏著,一定是身后那男人干的好事!氣得回頭狠狠地瞪著!

    “你可知我是誰?”司徒瀾走向前兩步,居高臨下看著正坐在地上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!我管你是誰!”夏幕氣得想打人,可一想又不對!得冷靜下來,千萬別還沒動手,就被反殺了。

    于是立刻又換上一副可憐兮兮的語氣說道:“這位師兄,我晚飯沒吃飽,所以肚子餓了,便出來找點東西吃。但月芽云間真的好大呀,我又是剛入門不久,因此迷了路?;骨肽憒筧擻寫罅?,放過我吧。我這就回去,再也不敢跑出來了。求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說到最后,還毫無骨氣尊嚴地伸手去扯司徒瀾的下方衣擺,但對方卻往后退了一步,沒讓她碰著。

    哈哈!就是這樣,知道他不喜歡與陌生人碰觸,偏要上手,最好讓自己趕緊滾蛋。
上一頁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 下一頁

红运快三开奖的走势 www.kywkgv.com.cn 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